狸狸san

刀剑坑底,odate三人组心头好,烛压切三日鹤

烛压切推文计划(1-5)

  • 旨在安利我喜欢的文和太太们,是我本人充满过度解读和臆测的读后感。请各位朋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点击标题可直接跳转原文,不定时更新。

  • 新入坑的朋友们首先为您指路腿肉老师的粮仓,是我圈镇圈之宝。请点我吃粮


【本期目录】

1.《绅士的舞会》by影蛇弓杯

2.《若き日の望楼》by姬莉安

3.《温柔的驯服龙的方法》by宛蜀苏

4.《一日》by  sin★

5.《忆梦返》by  FRAGMENT


-------------以下是正片--------------



1.《绅士的舞会》by影蛇弓杯


“你的爱有多强烈?”
“爱到会因为你的眼泪,而在这一瞬间忘掉那些爱着我的人们,而去憎恨整个世界。”


-------以下是充满过度解读的不负责文评--------


第一篇要来推荐这篇让我心心念念的文,一直悬在心头的理由绝不只是因为它坑了(即便坑了也要向大家真诚推荐)。故事背景是日本现代黑道,巧妙化用了战国历史。这篇文我看的比较早,可以说我对咪部两人性格及cp模式的解读很大一部分是受这篇文影响,咪部两人刻画令人印象深刻之外,文中各路配角也非常出彩。


【爱与痛苦】


痛苦是烛压切感情发展中无法回避的关键词,而这不仅仅如影子一般依附于爱情,同样参与构成了这两个角色的性格特质。


光忠对长谷部爱意的起源或许很复杂:青春期对美的向往与冲动、对长谷部不幸身世的怜惜,但最关键的,或许还是为长谷部那般绝望的坦率所打动,被他抛弃温柔选择鲜血与钢铁的决绝所吸引,哪怕这忘恩负义不可理喻。但无论哪种成分居多,光忠最初就见识到长谷部冷漠残忍的一面,他爱上的也是这样的长谷部(这篇文里对长谷部的描绘非常迷人)——“有着端丽工整面容,和凛然挺拔刀锋一般身姿的长谷部让光忠觉得,那是一定会将爱慕者的心割裂到鲜血淋漓,让人痛苦的美。”


而最初为了规避这种痛苦,光忠本能的选择了逃离,但兜兜转转又迎来命运的重逢,光忠发现这次逃离只是在无意识地试探长谷部对自己的意义而已,他找到了答案:让爱流于虚无的痛苦比爱本身存在的痛苦更甚。这一点咪部两人何其相似,他们都是感情上的斯德哥尔摩患者:部追随信长,也是用痛苦填补失去生存意义的虚无,不知道为什么活下去的迷茫比背叛家人的良心折磨更难以忍受。而咪后面做的就是告诉长谷部,不是只有纯粹的痛苦才能让人体味到“活着”的感觉,爱同样是生存的真实。


事实上我个人以为,与其说是光忠的爱与关怀融化了长谷部冷而坚固的内心,不如说是光忠的痛苦打动了长谷部。习惯于失望和厄运的长谷部学会了不对任何事抱有期待,这是保护自我的方式之一。起初他对光忠炽烈而突如其来的爱意感到迷茫不解,之后虽然身体更接近了,但他并没有从心底信任光忠爱意的真实性,直到他发现,光忠是忍受多大的痛苦坚持着这份爱,他才开始动摇。比起垂怜一般从高处降下的爱,同样在低处挣扎的痛苦更容易让长谷部产生共鸣——哦,原来他真的能理解我啊。这时长谷部才交托出完全的信任,肯打开封闭自己的那扇门让光忠走进,又恰逢信长离世,长谷部再次失去了生存意义,可这次他环顾四周,便不是一无所有的空虚了,他还有光忠的爱。


【神与信徒】


神与信徒的模式这篇文里有三组鲜明的对比:信长与部,部与本愿寺显如,部与光忠。


光忠曾经也考虑过以模仿信长的方式来吸引长谷部,信长以观赏自己赐予他人的痛苦来满足自己的控制欲,这种狂妄姿态所展现的力量确实容易迷惑长谷部:痛苦就是生存最真实的感受。但光忠发现,他永远无法对所爱之人残酷或傲慢。文里多次说光忠对部有一种爱怜的心态,他是真的同情长谷部的境遇,想把他拯救出来,但是当他意识到这点后又会马上抑制住这种情绪,因为这会将他置于一种俯视的高度,他需要站在和长谷部平等的位置上。


本愿寺显如对部的“爱”与光忠对部的爱也是一组有趣的对比。对本愿寺来说,长谷部是完美结合死亡与美的神迹,他迷恋长谷部,而他也必然要摧毁和牺牲自己对长谷部的“爱”来实现对所信仰的宗教神的献祭。他的“爱”是渴望一同赴死的偏执狂热的爱,但本质上依旧是把长谷部作为实现理想的工具,傲慢地欣赏自己为他带去的痛苦来确认对他的把控。而文里也用信徒对神的爱形容过光忠对部的追求,渴望收到部的回应,光忠的献身也是决绝而坚定的。所幸长谷部最终走下神坛,肯接受来自世俗的爱。光忠这种低姿态的仰望也是他无法对部残酷或傲慢的原因。


所以光忠对部的爱意是多层次的,既有俯视,也有仰视,同样也有平等姿态的贴近和理解。而他也一直在这些视角里不断调整寻求一个平衡点,比如前面提到的抑制自己的爱怜,还有他偶尔也会嫉妒信长和本愿寺显如,但随后他会涌起一股仿佛背叛了长谷部的愧疚感。光忠的心态也是这篇文里我觉得非常迷人的地方。


文章里对于光忠父亲、黑田和明智的刻画也十分出色,这里不多展开了请大家自己去感受。文章现在停在一个剧情上很关键的位置,但在感情线上来说已经比较完满,光忠虽然低估了自己在长谷部心中的地位,但最新的一章里也还是明了了长谷部对他的留恋与爱。(作者提过光忠的眼睛【暂时】还是完好的,忍不住猜测后续发展里还有更大虐点)。


所以这篇文是非常经典的烛压切模式,我被你的偏执吸引献身,而你教会我温柔。光忠看起来在感情里更辛苦一些,但就像他说的:“没有哪一种爱情不让人痛苦,只不过你会让人更加痛苦而已。但是不用担心,如果你有过让我比常人的恋爱要加倍的痛苦过,那意味着你同样有带给我三倍甚至更多倍甜蜜的时光。”希望作者太太有生之年还能回坑撒把土呜呜呜呜……



2.《若き日の望楼》by姬莉安


他觉得这个光怪陆离的街头就像年轻的瞭望塔,像那年他站在窗台上,烛台切撩着他的发丝,和他“看海”一样。站在上面,来自不同年代的,四面八方的风朝自己吹来,而他必须选择,是浪漫地随风飘去,还是在这里永久地等待。


-----仍然是充满过度解读的不负责文评-----


第二篇要来推荐姬莲太太这篇文,非常迷人的“相忘江湖”模式。当时刷tag点进这一篇读完,像在广袤宇宙里发现了一颗新行星一样惊喜!烛压切两人性格里敏感而执着的部分总让我觉得他们适合“相爱就是彼此折磨却不放手”这种味道,可实际上这对cp的兼容性实在高得吓人,姬莲太太这篇文就描绘了一种完全相反的可能性:他们足够洒脱,在困于窘迫的境遇被四面来风击垮前,选择浪漫地随风飘去。但这样形容其实也过于理想和诗意了,这种放手多少带有妥协的无奈。这篇文就像一杯逐渐变凉的热茶,沸水注入茶叶翻滚,是香气最为热烈浓郁的青春,而后几经沉浮茶叶委于杯底,热情消散开始泛出苦味,这才是生活最真实的味道。可即便苦,仍是有回甘。


这篇文对烛压切两人性格的刻画十分细腻,更让人惊喜的是它顺理成章流畅自然的感情变化,读来尤为真实可信。两人的彼此吸引源于一场由孤独引发的共鸣,许是单亲家庭的成长环境令长谷部变得疏离而淡漠,对多数情感都抱有不理解的心态,这种孤独让人不安,他最初寄身文学以写诗来排解,后来在遇到同样因为身体缺陷陷入孤独的光忠时,他找到了另一种出路。


这里姬莲太太用了一个让我印象无比深刻的意象:海盗。——“不,人本来就是孤独的,人与人在不同的船上航行着,忽然他们两个就在新年伊始的大海上相撞了。他像强盗那样既温柔又霸道地占据了他的内心,一度使他寝食难安。”想要脱离孤独的期待令长谷部无法抗拒这种吸引力,但与他人过于贴近的距离对长谷部而言也是陌生的体验,甚至令他觉得难堪而畏缩。但光忠的温柔和体贴最终化消了这份不安,他们都发现“两个人的骨骼简直不能再精确地贴合,仿佛就是为彼此打造的一套刀叉”。部这时对光忠产生的感情不仅仅是单纯的爱情,里面还或许包含对光忠在孤独痛苦中却仍能保持温柔强大形象的向往与歆羡,又或许透过光忠所谓成熟男人的关怀看到了早逝的“父亲”的影子,这种包含“亲情”又或“理想自我的投射”的复杂情感唤醒了他的敏感:他开始看懂世间所谓卿卿我我,理解生离死别带来的触动,这不得不说是可贵的成长。


但随后部出国留学,与光忠异地两年,只有书信来往,这或许到了“情到浓时情转薄”的阶段。生活的压力紧逼着他,光忠的温柔与体贴却不再伴随身边了,时空的距离与要强的心态(不想令亲友担心?)又让部重新落回熟悉的孤独之中,人总会成长,这次他发现一个人也没什么撑不下去的。随后的分离似乎自然而然,部和光忠都饱尝生活的窘迫,也清楚知道他们面临的道德与传统的束缚有多么牢固,爱情很重要,但爱情对于生存来说并不是必需品,由激情擦出的火花光彩夺目,但想要维系这火光的燃烧却要劳心劳力细心照看,而生活根本没留给他们这样的余裕。


经历分离前小小的煎熬后,他们以惊人的默契放下了彼此。像一种心照不宣的祝福,撤回施加给彼此的回应感情的义务,将更多心力留给经营事业和生活,但这何尝不是面对残酷现实的妥协呢?事实上这也还不算真正的放下,分离看起来平静而坦荡,但依旧留下小而隐秘的伤口,为了避免触碰伤口他们也避免接触彼此。希望果真有一日能完全放下,人海再相遇,也可以相视一笑,像谈论天气一般聊起过去而不见惶恐与尴尬。


但还是前面说的,苦,仍有回甘。他们曾经是如此贴近过彼此的灵魂,这一瞬即是永恒,已是比一辈子困在孤独中无法逃离的大多数人都要幸运,遗憾在此面前也显得不那么尖锐刺眼了。这篇文章有一个很妙的结尾,部一直没有翻过光忠当成毕业礼物送来的那套书,“他说,书,总是看一本少一本的。”爱情燃烧过一次也就熄灭了,但看过的书便不会去再翻了吗?烛压切对彼此来说不是夜空中一闪而过的烟花,而是书架上的一本书,阅读后影响是潜移默化持之以恒的。不同时期看总会有新感受,祝愿他们下一次再重温这本书时,可以读出更释然的感觉。


最后感谢姬莲太太带来如此精彩的一篇文,我匮乏的语言形容不出她文笔的美感,但读来有诗一样的韵味,比喻尤其精妙。也推荐文章标题的同名歌曲,搭配文章食用更美味。最最最后,借由从萧山老师那里听来的一句POI台词作结——


我们会白头偕老,只不过天各一方。



3.《温柔的驯服龙的方法》by宛蜀苏


那是他遇到那条龙后的第三个夏天,那也是整个夏季里阳光最好的一天,他刚刚完成今天的仪式,烛台切从暗处走了出来,他抬头,突然的对视让他想到当初的一个夏夜,那头龙金色的独眼在黝黑的山洞里燃起了一把火烛。


----想向世界安利这篇文的分割线----


第三篇来推一篇温柔又治愈的文。宛蜀苏太太这篇看得也比较早了,之后无论何时回忆起都会不自觉露出傻笑(完全无法控制表情)。一条不像龙的龙和一个不像神父的神父搭伙过日子,化学反应是百分之百。再加上一只惨遭毒手不幸变Q的俱利伽罗巨龙和活在台词里但存在感意外之高的吸血鬼鹤丸,这样的西幻冒险传说搭配夏夜扑朔的萤火与星辰一起食用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文章设定非常契合原作,咪的人外感与人性的微妙平衡、部狂气的战斗表现和负分生活技能的对比都十分吸引人,同时也加入主与前主、咪烧伤经历的neta,十个小节层层递进,感情发展像流水一般自然流畅,节奏也恰到好处。咪部对彼此来说都是一张崭新而充满吸引力的地图,最初仅仅一瞥便心生向往,随后各自小心翼翼地推进,不断发现新惊喜和新默契,偶尔也会走进迷雾,误闯一些脆弱而敏感的区域,可通关的钥匙恰恰隐藏在这些看来不甚美丽的风景里。


于是离经叛道的神父与沉浸于扮演人类的黑龙签订了一生一世的契约,两个偏离本来定位的角色却在彼此那里找到另一条正确轨迹,这是命运给予的珍贵礼物。并肩战斗互相舔伤的日常磕八百集也不会腻,他们未来还会有许许多多个灿烂的夏天,会有新的传说在大陆传播演绎:紫衣神父身边永远站着一位金目独眼的黑衣男人。


最后,“温柔的驯服龙的方法”换到咪视角就要叫“帅气的攻略神父先生的方法”了,再次证实一个万年不变的真理:想拴住一个男人首先要征服他的胃。祝愿Q版小俱利早日恢复帅气的大龙形象。阿门。



4.《一日》by  sin★

身体远比头脑记忆深刻,即使每日琐碎的灰尘一点一点地把血与泪水掩埋,即使没有那个人的本丸和他都已经步入正轨重新生活,但身体却还记得他曾真真实实存在于此,真真实实地闯入过他的生活。没有他的话,就连兴奋也像是高原上的热水,滚烫而无法沸腾。


-------我是分割线-------


短小精悍的一篇文,如题目所示,记述的是长谷部在本丸从早到晚的一日生活。看到sin酱这篇的时候歌单正好循环到泽野大神的《violet tone》,配着这个bgm看到最后一句话差点哭出来。


一方死亡的碎刀梗很常见了,但这篇的模式非常理想。失去爱人的长谷部,没有歇斯底里的绝望,也没有自欺欺人的麻木,痛苦隐忍而克制,思念也细腻绵柔。这篇文非常打动我的是以太阳暗喻光忠,午休时被太阳拥抱着的长谷部啊,含情脉脉地吞一口阳光,靠残阳点起的情欲缓慢疗伤: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感伤又温柔的眷恋?太阳一样的光忠啊,即使如今远到无法触碰亦无法接近,却依旧留下满满柔而暖的气息,从回忆里一路铺延至今。在那些互相扶持和陪伴的日子里,光忠在长谷部心里留下一颗火种,彼时燃起的火焰炽烈,一方离去后也永远不会熄灭,它平静和缓的燃烧着,即便痛苦和黑暗沉沉来袭,也可以令其坚定地步入其中不失初心。


可绚烂至极的焰火到底留在了过去,如今终究是“高原上的热水,滚烫而无法沸腾”。所以——“他才舍得含进那口阳光,喉结上下滑动,并没有发出咀嚼的声音,却总是微微的哽咽。”所以——“最后他软倒在被中,眼中带着蒙蒙的水雾,又愤恨而苦恼地狠狠捶了一拳床边。”而这一切终将归于平静,太阳东升西落永不缺席,思念与留恋最终也会融入呼吸和血肉,部失去了光忠也再也不会失去光忠,是多恩的诗:“爱得如此一致.那就谁也不会死。”


sin酱说的一段话我无比同意:“光忠这个人和他名字一样都一直给我温暖而可靠的感觉,总会把他和各种各样的光联系在一起,如果是在野外的夜晚就是照亮前路给旅途之人力量的火光,如果是在夜半斗室就是陪孤身之人度过寂寞长夜的烛光,如果是天明之际就是开启新章带来希望的曦光,哪怕那个人不孤独,不彷徨也不绝望,他也能够温柔地只做一缕午后的阳光静静陪他度过静好时光。”


好了再一次词穷……这就是我爱的烛压切,他们这么好,他们永远这么好。



5.《忆梦返》by  FRAGMENT


他只是在各种适宜或者不适宜的时间点上,像不慎踩着一洼浅水,才忽然回忆起那些越来越不真实的点点滴滴。长谷部觉得这像在回想一出看过后逐渐忘却的电影,他追忆的是戏里的种种假假真真,再尝一尝他自己那已经变酸变苦变淡了的幸福感。


------我是分割线-------


一篇文学色彩极浓的烛压切,语言精妙美丽,读来有很丰富的通感联想(画面、气味、声音),不免感叹“与初恋重逢”的简单故事竟然也可以写得如此余味悠长。


这真是一场完美的初恋,分离时那份浅淡飘渺的苦涩感伤自然也算在这份“完美”中。两团按各自轨迹漂流的云,被命运的狂风推动,便在青春的盛夏晴空相撞了。“彼时年轻气盛的他们从未想过刻意隐瞒这段关系,让这份亲密堂皇得近乎招摇过市。”他们好整以暇地接受爱的洗礼,不恐慌也不忸怩,坦坦荡荡张开自己,接纳对方融入,也小心去触碰对方那干涩敏感的核心。经过充分地冲撞、磨合与缠绵,酝酿一场最为激烈的电闪雷鸣、一场最为畅快的暴雨淋漓。当狂风催促着它们回到各自的轨迹上时,也不沮丧不挣扎,各自揣着一颗浸润得温热的心,轻盈地漂流而去……结束于此便已让人回味无穷,而若得上天足够厚爱,久别经年再重逢?


激情最易消耗,不会被时间激流卷走的往往是落在河底的沉重东西:痛苦、孤单、仇恨等等等等。歌里唱“我们要互相亏欠,要不然凭何怀缅”,对长谷部而言,过去的记忆远而支离,不是不够美好,而是太过美好,美好得不似现实,便也真就化成了一场梦。但歌里同样也唱“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总有一个名字在耳边停了一停,舌上滚了一圈,倏地就会化作一尾溯流而上的鱼,带领记忆执着地游回到源头。部和光忠早已走出夏季那场暴雨了,再见面手中却都还握着一把潮湿,可重逢没有多余的疏离客套,又或尴尬难堪,找回默契只需要一个眼神的时间,这默契是旧日重演:坦然接受不可避免的分离,才会连追忆和感伤的时间也全部用来缠绵。


“他的同僚不知能否理解初恋相逢的感慨。然而谁又没有初恋?只不过他的这一个只要出现,就会令人失常。”


年轻时长谷部可以接连几天翘家未归,重逢后也可以一反常态任性旷勤,然而生活总会回归常理,也许这就是文章最打动我的地方,这场如梦似幻的初恋并非束缚,不勒索人交出大把怅惘的留恋耽溺其中,而是天边一把碎星,平日并不抢风头,却总在不经意抬头间给予一片温柔。结尾是一个很妙的开放式结局:见证两人结缘的早已停止的手表无端又走起来了,这场封印在过去的梦是不是也可以追赶到现今的时空了呢?虽然看两人现今的身份想要真正在一起依旧是困难重重,但不管是什么选择,我相信他们恢复默契永远只需要一个眼神的时间。


【tbc】


评论(7)
热度(158)

© 狸狸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