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力放出bot

刀剑坑底,odate三人组心头好,烛压切三日鹤

【烛压切/odate】双刃刀(现代医疗paro)(番外一)(上)

#番外一是烛压切篇,以后会补一个三日鹤的番外二。

#这篇搁置太久了,再过段时间我就要忘了……干脆先放出来上篇,下篇会比较长,开车预定。

#前面补充一点正文的后记吧,正好最近有和留言的同好聊到,因为我的笔力问题正文里可能并没有交代清楚,完全是我的锅XD。


1.长谷部在事故发生后为什么如此辛劳工作不肯停下休息?

长谷部心里认为光忠比他更像真正的医生,因为光忠帮助患者是出于对生命的热爱和尊重,而不是像他那样最初只是为了满足养父母的期望才选择从医,因此在事故发生后他如此辛劳,一是想连同光忠那份一起努力,二是对自己没能救回那个女孩子进而伤害了喜欢的人的自我惩罚和补救。


2.长谷部心路历...

27 76

【烛压切/伊达组/odate】本丸日常篇:俱利酱的节操保卫战!(一)

#手滑把这一篇删了……我有罪……重新发一遍。

#随手写写日常调节一下气氛。

#论孩子如何在龟甲+村正+青江的梦幻组合影响下健康成长。


(一)


夜深人静之时,本丸某一角落的房间里依旧摇曳着熠熠烛火,并不明亮的火光在纸门上投下两个正襟危坐的模糊人影,这是烛台切和长谷部的房间,与平日不同的是,今夜多了一个横在两人之间姿势诡异的影子。


“所以呢,这么晚把我叫来做什么?”


鹤丸半躺半坐,用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他的头颅小鸡啄米一般随着眼皮阖下的频率一点一点,仿佛下一秒就要栽到长谷部的腿上。


“我可没兴趣观摩你们之间肮脏的成人游戏。”


听闻这句...

7 98

【烛压切/odate】双刃刀(现代医疗paro)(七)(完结)

#现代医疗paro,bug一定有。

#主烛压切,微三日鹤,俱利戏份多,有其他刀刀上线。

#本章完结!赶在情人节之前写完了,当做给烛压切这对cp的贺礼吧!


(七)


长谷部端着一杯咖啡静静站在医院门口,风中送来不知名的花香,他定睛看向不远处,行道树的枝头被一层嫩绿的轻纱笼罩,再过不久,就会有新叶长出,春天又要来临了。


他现在终于学会停下来,在休息的间隙来这里看看风景。看过了深秋的枯叶打着卷飘落,也看过细碎的雪花铺满脚下,他的背影在不断变化的幕景前始终挺拔,像不曾离场的观众,一直等待着某位迟迟没有上台的演员。


也终究再没等来那个人。...


【烛压切/odate】双刃刀(现代医疗paro)(六)

#现代医疗paro,bug一定有。

#主烛压切,微三日鹤,俱利戏份多,有其他刀刀上线。

#下章完结!速度快的话搞不好今晚可以双更,我竟然真的能在情人节前完结正文,这真是吓到我了【。


(六)


烛台切把昏睡过去的长谷部抱到了床上,接连几天的劳累加上酒精的作用让他即使睡得不甚沉稳也没有苏醒过来。

烛台切坐在床边,他的吻细雨般落进长谷部的领口和手心,而身边的人依旧被噩梦揉皱了眉头,他虔诚献上的眷恋与爱意,无法将长谷部从罪恶的泥沼中拉出分毫。

他耐心地等在他的身边,以为在时间一层层的洗刷过后,记忆会褪去刺眼的颜色只留下淡淡的印痕,那时他们就会找回最初的默契,却不曾发现,正是自己的...

【烛压切/odate】双刃刀(现代医疗paro)(五)

#现代医疗paro,bug一定有。

#主烛压切,微三日鹤,俱利戏份多,有其他刀刀上线。

#写到最后,连我自己都觉得这章有(fei)点(chang)虐……


(五)


送走了烛台切和鹤丸之后,太鼓钟贞宗为大俱利伽罗倒了杯牛奶,又给自己调了杯柠檬汁,感叹道:“鹤丸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大俱利伽罗乖乖拿起牛奶喝起来:“知道你这样评价,他一定很高兴。”


“他刚才还向我抱怨呢,”太鼓钟贞宗灿烂地笑起来,手里玩弄着身前的羽毛:“他说连我都还记着他,你却像是对他毫无印象。”


大俱利伽罗沉默着。那时他的目光被长谷部紧紧吸引,除此之外就是一直注意...

9 104

【烛压切/odate】双刃刀(现代医疗paro)(四)

#现代医疗paro,bug一定有。

#主烛压切,微三日鹤,俱利戏份多,有其他刀刀上线。

#本章小贞上线,伊达组齐聚!

(四)

烛台切躺在沙发上猛地睁开眼,汗水打湿了他的刘海,他的手背覆上额头,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他被噩梦折磨了整整一夜,那些留不住的背影、被鲜血浸染的白衣、了无生气的紫藤色眸子,掺着半真半假的记忆或想象,洪水一般淹没了他,他浮不出、逃不开,窒息的压迫感影子一般追着他从这个梦跌落到下个梦。


他站起身,去办公室的洗手间洗漱,他摘下眼罩,看到镜子里映出的那道狰狞的伤疤,伤疤下依旧是一颗灿烂的金瞳,只是那颜色呆滞而死板,再再强调这是一颗装饰用的...

15 92

【烛压切/odate】双刃刀(现代医疗paro)(三)

#现代医疗paro,bug一定有。

#主烛压切,微三日鹤,俱利戏份多,有其他刀刀上线。


(三)


大俱利伽罗一人来到三楼的妇产科病房,已是凌晨时分了,白炽灯管不知疲倦地亮着,值班的医生护士和陪护家属仍在来往走动,与白天几无二致,这里的床位一向紧张,病房里塞着满满当当的患者,大家都极有默契的放轻脚步与说话的声音,维持着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

 
他走到一间病房前,透过门上狭窄的玻璃窗看到了那个小婴儿,他躺在母亲病床旁的小床上,被柔软温暖的褥子包裹着,只露出一张粉嫩明净的小脸,他并没有随黑夜一起进入梦乡,而是微微挣动着,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


他侧过头来,...

11 84

【烛压切/odate】双刃刀(现代医疗paro)(二)

#现代医疗paro,bug一定有。

#主烛压切,微三日鹤,俱利戏份多,有其他刀刀上线。

#本章爷鹤、一期五虎退上线。


(二)


赶在普通门诊下班前,烛台切带着大俱利伽罗把医院各科室转了一遍,这间医院是市里数一数二的,规模和人流量都很可观。


烛台切的人缘很好,这点大俱利伽罗早有预料,毕竟任谁冲着那张帅气的脸,说话都会客气几分。他吃惊的是,烛台切几乎能叫出每一个路过向他打招呼、或仅是点头致意的人的名字,医生,护士,甚至还有几个长期住院的病人。


这样大的医院里,职工众多,陌生和疏离才是常态。即使烛台切因为工作性质需要经常在各科室间走动交流,可细致到连...

【烛压切/odate】双刃刀(现代医疗paro)

#现代医疗paro,bug一定有。

#主烛压切,微三日鹤,俱利戏份多,有其他刀刀上线。


(一)


早上9点,大俱利伽罗站在西区一层急诊科室的走廊上,听觉先于视觉提醒了他这里是怎样的所在。


负责运输伤者的医疗人员推着担架车从伤员通道的入口冲了进来,尖锐的救护警笛、嘈杂的步伐、医疗器械冰冷的电子音色、护工汇报伤情的话语、伤者痛苦的呻吟,一切混合成一曲怪异的后现代音乐,冲击着大俱利伽罗的耳膜,这比他在任何酒吧里听过的重金属摇滚都要疯狂。


他远远的站在一边,在人群里寻找那个身影,混乱中有冷静的话语引导着,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场景中,那理性到近乎优雅的音色...

 

© 厨力放出b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