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狸san

刀剑坑底,odate三人组心头好,烛压切三日鹤

【烛压切/叔侄亲情/烛贞亲情】无言花(五)

#继续慢慢填这篇……和积雨云交替着更吧。

#修改了第三章一个小小的时间bug,把“临近期中考”改为了“临近期末考”。这个故事的背景是从春天到夏天,俱利第一次去光忠家是在春雨带寒的4月,后面叔叔带俱利去见收养家庭是6月份,正好是向日葵的花期。

 

(五)

 

出了楼门,长谷部放慢脚步,等光忠走到并肩的位置。街区在夜色中安静下来,一身焦躁的暑气也终于肯放下纠缠,顺着脚底流进凉透了的月光里。这里不比繁华的商业区,时间已晚,沿街的店铺一家家落了锁,转而在更远的楼面上升起几扇暖黄色的小窗。

 

走出一段距离,光忠依旧沉默着,眼下无言的状况虽不至尴尬,对一向擅长...

18 53

呜哇感谢卷老师痛哭流涕T^T……为自己的咸鱼感到了惭愧。以及同样恭喜俱利取得出场大满贯,真是勤劳的刀刀……说着我更惭愧了。

百命藏麟:

@狸狸san 的《无言花》图~之前打了几份稿子都不是很满意最后还是画了横版对不起——


恭喜俱利打满刀音刀舞活击花丸全场!虽然不想混熟但是被强行混熟了呢!刀音的碟已经在路上了估计下周就能收到,开心!可以又舔起财木俱利了!! 

113

【烛压切/叔侄亲情/烛贞亲情】无言花(四)

#剧情毫无进展的一章,但是是感情变化必须的铺垫……我发誓最初这是一个短篇的构想,天知道为什么会拉的这么长,我再也不立“下章完结”的flag了,随缘了,先这么更着吧!

#强烈推荐av12442793,是刀音3《风车》和《瑠璃色之空》的钢琴版,码字的时候一直单曲循环,非常带感了!


(四)


长谷部是被人摇醒的,元凶却是他手边还在锲而不舍嗡嗡振动的手机。


他揉着额角努力眨了眨眼,勉强挣脱混沌的枷锁,向身旁的女士尴尬而有礼的小声道了谢。只要没发出什么令人不悦的鼾声,在电影院睡着并不算一件糗事,何况,荧幕上播放的动画对成年人来说多少有些浅薄单调,再加上长谷部前一夜在家里加班...

29 57

【烛压切/叔侄亲情/烛贞亲情】无言花(三)

#我真是个话唠……这章还没完结,总之先混个更新。

#祝sin酱高考顺利!也给自己奶一口希望早上和下午的面试顺利……

#作业用BGM:泽野弘之:ALL IN ALL


(三)


雨夜的交集过后,两家的生活变成了复调音乐中不同的旋律线,彼此独立却又和谐相融,这一点融合的默契要归功于小贞,那之后他问来了大俱利家的地址,把当初与光忠相熟的方式如法炮制了一遍。起初几天是在放学后登门拜访,后来干脆接替了长谷部和日本号的位置,他会在校门口等大俱利汇合一同乘电车回到他的家里,然后直到长谷部归来,才又返回自己和光忠的家中。


貌似任性的介入姿态表面是小孩子的不羁天性,但内里那份善意与...

37 66

【烛压切/叔侄亲情/烛贞亲情】无言花(二)

#不知道为什么按照治愈的方向写写到最后却撒了一大波玻璃渣…………

#有身世捏造。

#号叔上线!


(二)


“为什么要把他托付给其他人家收养呢?”


光忠如此问出了口,心里却早已猜到长谷部会给出怎样的答案。


“比起我这样不称职的监护人,他需要的是一个完整家庭的关爱。”


意料之中,光忠点了点头,沉默许久后他缓缓开口,“我不能对您的决定做出什么质疑,但小俱利可不这样认为呢,他是个勇敢的孩子。”光忠说到这里忽然弯起嘴角,他想起那孩子明明害怕却故作镇定的模样,决心替那位深夜前来发表拒绝声明的可爱小家伙挣扎一下,“临...

49 93

【烛压切/叔侄亲情/烛贞亲情】无言花(一)

#好吧我又来开新坑了,这篇原本是那个想描绘烛压切爱情之外可能性的构想,所以这篇重点表现的其实是亲情向的东西,长谷部和俱利,光忠和小贞,以及两个成年监护人之间的故事吧,烛压切可以当cp看,不当cp看也没有太大问题。

#被最近刀刀的事情和毕设的问题弄的心请复杂,准备来点治愈的,请相信这是一个童叟无欺的治愈故事。

#这篇里俱利大概6岁,小贞8岁,烛压切都是二十四五的样子。


(一)


被闷雷和比雨声还急的敲门声吵醒的光忠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身,看清表盘上的指针停在凌晨一点后,他放弃了整理仪容的打算,手指胡乱顺了几下头发,披上一件衣服下了床。


路过隔壁的房间时,他小心翼翼地...

37 90

【烛压切/伊达组/odate】本丸日常篇:俱利酱的节操保卫战!(一)

#手滑把这一篇删了……我有罪……重新发一遍。

#随手写写日常调节一下气氛。

#论孩子如何在龟甲+村正+青江的梦幻组合影响下健康成长。


(一)


夜深人静之时,本丸某一角落的房间里依旧摇曳着熠熠烛火,并不明亮的火光在纸门上投下两个正襟危坐的模糊人影,这是烛台切和长谷部的房间,与平日不同的是,今夜多了一个横在两人之间姿势诡异的影子。


“所以呢,这么晚把我叫来做什么?”


鹤丸半躺半坐,用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他的头颅小鸡啄米一般随着眼皮阖下的频率一点一点,仿佛下一秒就要栽到长谷部的腿上。


“我可没兴趣观摩你们之间肮脏的成人游戏。”


听闻这句...

7 76

【烛压切/odate】双刃刀(现代医疗paro)(四)

#现代医疗paro,bug一定有。

#主烛压切,微三日鹤,俱利戏份多,有其他刀刀上线。

#本章小贞上线,伊达组齐聚!

(四)

烛台切躺在沙发上猛地睁开眼,汗水打湿了他的刘海,他的手背覆上额头,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他被噩梦折磨了整整一夜,那些留不住的背影、被鲜血浸染的白衣、了无生气的紫藤色眸子,掺着半真半假的记忆或想象,洪水一般淹没了他,他浮不出、逃不开,窒息的压迫感影子一般追着他从这个梦跌落到下个梦。


他站起身,去办公室的洗手间洗漱,他摘下眼罩,看到镜子里映出的那道狰狞的伤疤,伤疤下依旧是一颗灿烂的金瞳,只是那颜色呆滞而死板,再再强调这是一颗装饰用的...

15 77
 

© 狸狸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