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狸san

刀剑坑底,odate三人组心头好,烛压切三日鹤

【烛压切/叔侄亲情/烛贞亲情】无言花(二)

#不知道为什么按照治愈的方向写写到最后却撒了一大波玻璃渣…………

#有身世捏造。

#号叔上线!


(二)


“为什么要把他托付给其他人家收养呢?”


光忠如此问出了口,心里却早已猜到长谷部会给出怎样的答案。


“比起我这样不称职的监护人,他需要的是一个完整家庭的关爱。”


意料之中,光忠点了点头,沉默许久后他缓缓开口,“我不能对您的决定做出什么质疑,但小俱利可不这样认为呢,他是个勇敢的孩子。”光忠说到这里忽然弯起嘴角,他想起那孩子明明害怕却故作镇定的模样,决心替那位深夜前来发表拒绝声明的可爱小家伙挣扎一下,“临...

49 93

【烛压切/odate】双刃刀(现代医疗paro)(番外一)(下)

#好了废话不多说,大家上车!

#不是很能把握两人开车时的性格,如果ooc是我的锅。


(下)


夜晚降临时,长谷部家简陋的餐桌迎来了有史以来最隆重的装扮。


烛光落下温柔的亲吻,一张厚重而精致的桌布包覆着它,四角柔软地垂向地面,随布料上繁复的花草纹一同绽放的还有桌心花瓶里火焰般的玫瑰,那是鹤丸中午带来的,又被烛台切带到了长谷部家里。


送走了鹤丸和大俱利伽罗,长谷部与烛台切收拾完餐桌,也准备出门了。烛台切把他们晚餐的地点定在了长谷部家中,临走时他执意要把那瓶玫瑰也带上,长谷部觉得没必要,烛台切则抿紧嘴唇严肃地摇摇头,抱着花瓶的样子执拗得可爱,长谷部知道...

【烛压切/odate】双刃刀(现代医疗paro)(番外一)(中)

#不好意思大家,这篇还是没上车(捂脸),一写发糖日常我就刹不住,干脆单独拉一个(中)出来,下篇绝对能开起来请大家相信我!

#有三日鹤描写,我写三日鹤竟然比写烛压切还紧张,不好吃不要怪我_(:з」∠)_


(中)


烛台切其实并不知晓三日月的私人联系方式,他家庭住址的大概位置鹤丸倒是提过,且不说直接登门拜访显得冲动无礼,要想进入那片高档的私人别墅区,没有户主的首肯也是行不通的,问题又回到了原点。在烛台切还在挣扎是否要以工作名义拜访时,紧接着一个天降的机会打消了他的犹豫。


烛台切远远看见那个优雅的身影走进会场,这是他们医院新一季医疗器械和医用耗材的招标会现场。三条医疗公...

26 77

【烛压切/叔侄亲情/烛贞亲情】无言花(一)

#好吧我又来开新坑了,这篇原本是那个想描绘烛压切爱情之外可能性的构想,所以这篇重点表现的其实是亲情向的东西,长谷部和俱利,光忠和小贞,以及两个成年监护人之间的故事吧,烛压切可以当cp看,不当cp看也没有太大问题。

#被最近刀刀的事情和毕设的问题弄的心请复杂,准备来点治愈的,请相信这是一个童叟无欺的治愈故事。

#这篇里俱利大概6岁,小贞8岁,烛压切都是二十四五的样子。


(一)


被闷雷和比雨声还急的敲门声吵醒的光忠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身,看清表盘上的指针停在凌晨一点后,他放弃了整理仪容的打算,手指胡乱顺了几下头发,披上一件衣服下了床。


路过隔壁的房间时,他小心翼翼地...

37 90

【烛压切】镜中的利维坦(下)

#熬了一晚上终于肝完这篇了,本来想着三个结局都详细展开写的,但是写完HE的那个结局后,我发现自己死活虐不下去了【手动再见】……因为亲妈心泛滥根本虐不下去手,所以NE和BE就粗略交待一下构想好了【早知道就先写NE和BE了orz】


(下)【HE】


“听说我们现在看到的星星,并不是它此时此刻的模样呢。”


烛台切若有所思地开口道,他的声音听来有些低沉,掺杂着几分惋惜。此时他与第二振长谷部并肩坐在廊庭边,一同遥望夜空中璀璨的银河,那些迷离的光点从无限远的某地出发,穿过无穷无尽的宇宙尘埃,跨越几千甚至几万年的时间鸿沟,只为这一刻悠然落进他们的眼底。


“我们欣...

40 51

【烛压切】镜中的利维坦(中)

#上篇见前,下一更完结,会放出HE/BE/NE三个结局

(中)


本丸的晚餐时间一向热闹,长谷部却总是姗姗来迟,一来他的工作量的确不轻,二来他也竭力避免和另一个自己出现在同一场合。烛台切从不会混淆他们,但对于其他同僚来说,分清两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显然第二振长谷部与他是同样的想法,于是他们总是最早和最晚出现在饭桌上,最多的接触也不过是一人迈进房间时,另一人端着食用完毕的餐盘迈出屋子的擦肩而过。


长谷部到来时饭桌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烛台切正在收拾桌子,见他来到便迎了过来,“饭菜有些凉了,我帮你加热一下吧。”


“不用了,”长谷部摇摇头,“我马上还有工作...

30 42

【烛压切/odate】双刃刀(现代医疗paro)(番外一)(上)

#番外一是烛压切篇,以后会补一个三日鹤的番外二。

#这篇搁置太久了,再过段时间我就要忘了……干脆先放出来上篇,下篇会比较长,开车预定。

#前面补充一点正文的后记吧,正好最近有和留言的同好聊到,因为我的笔力问题正文里可能并没有交代清楚,完全是我的锅XD。


1.长谷部在事故发生后为什么如此辛劳工作不肯停下休息?

长谷部心里认为光忠比他更像真正的医生,因为光忠帮助患者是出于对生命的热爱和尊重,而不是像他那样最初只是为了满足养父母的期望才选择从医,因此在事故发生后他如此辛劳,一是想连同光忠那份一起努力,二是对自己没能救回那个女孩子进而伤害了喜欢的人的自我惩罚和补救。


2.长谷部心路历...

27 65

【烛压切/伊达组/odate】本丸日常篇:俱利酱的节操保卫战!(二)

#高能预警,含烛压切R18

#就是两个人研究放置play的过程,全程跑偏,一本正经的搞事,最后鹤丸无辜躺枪23333


(二)


本着先有知识储备才能更好教育后辈的精神,烛台切和长谷部决定首要任务是研究清楚放置play的含义,他们吹灭了蜡烛,躺回被子里商量起后续的计划。


"果然还是和那个有关吧。"


烛台切小心翼翼地开了话头,他和长谷部互相确定心意后也曾笨拙地尝试过几回,一直都不得要领,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他无意间听到小贞和物吉讨论起审神者从现世带回的漫画本,那是审神者特意带着物吉一大早从本丸出发抢购来的本子,听说排到她时只剩下最后一本,为此物吉...

12 88

【烛压切/伊达组/odate】本丸日常篇:俱利酱的节操保卫战!(一)

#手滑把这一篇删了……我有罪……重新发一遍。

#随手写写日常调节一下气氛。

#论孩子如何在龟甲+村正+青江的梦幻组合影响下健康成长。


(一)


夜深人静之时,本丸某一角落的房间里依旧摇曳着熠熠烛火,并不明亮的火光在纸门上投下两个正襟危坐的模糊人影,这是烛台切和长谷部的房间,与平日不同的是,今夜多了一个横在两人之间姿势诡异的影子。


“所以呢,这么晚把我叫来做什么?”


鹤丸半躺半坐,用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他的头颅小鸡啄米一般随着眼皮阖下的频率一点一点,仿佛下一秒就要栽到长谷部的腿上。


“我可没兴趣观摩你们之间肮脏的成人游戏。”


听闻这句...

7 77

【烛压切】镜中的利维坦(上)

#听说没写过碎刀和二振设定的写文生涯是不完整的(误)。同一把刀不同的分灵间会有性格差。

#短篇,应该是上下完结,或许是上中下。

#“Leviathan”(利维坦)的字意为裂缝,《旧约圣经》记载它是上帝于创世第六天创造出来的生活在海洋中的巨大怪兽,多以海蛇形象出现,而后在基督教中利维坦成为恶魔的代名词,并被冠以七大罪之一的“嫉妒”。


(上)


"我在镜中看到了利维坦的微笑,上帝创造的神物堕落于恶的泥沼中,从此告别了海洋,告别了光,她化身为嫉妒……也化身为,我自己。"


 -


长谷部跪坐在矮几前整阅文书,他的外衣下摆平整的铺在身边,...

22 59
 
2 / 3

© 狸狸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