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狸san

刀剑坑底,odate三人组心头好,烛压切三日鹤

【烛压切/伊达组/odate】本丸日常篇:俱利酱的节操保卫战!(一)

#手滑把这一篇删了……我有罪……重新发一遍。

#随手写写日常调节一下气氛。

#论孩子如何在龟甲+村正+青江的梦幻组合影响下健康成长。


(一)


夜深人静之时,本丸某一角落的房间里依旧摇曳着熠熠烛火,并不明亮的火光在纸门上投下两个正襟危坐的模糊人影,这是烛台切和长谷部的房间,与平日不同的是,今夜多了一个横在两人之间姿势诡异的影子。

 

“所以呢,这么晚把我叫来做什么?”


鹤丸半躺半坐,用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他的头颅小鸡啄米一般随着眼皮阖下的频率一点一点,仿佛下一秒就要栽到长谷部的腿上。


“我可没兴趣观摩你们之间肮脏的成人游戏。”

 

听闻这句话,长谷部不着痕迹地向烛台切的方向挪了半步,果不其然下一秒鹤丸的头就重重磕在地上,他倒吸一口凉气,揉着脑袋从睡意中清醒过来,“光忠啊,不考虑跟主上申请换一个软一点的榻榻米吗?”

 

烛台切苦笑着耸了耸肩,“长谷部君比较喜欢硬一点的……”

 

长谷部淡定地看向鹤丸,“过于舒适的环境会使人耽于享乐而疏于锻炼,刀也一样,有什么问题吗?”

 

“你这自虐倾向倒是和龟甲贞宗有得一拼。”

 

眼见房内气氛走向了迷之方向,烛台切连忙清了清嗓子,“其实这次把鹤桑请来,是想商量一下俱利酱的事情。”烛台切垂下眼睛,显得有些难以启齿,“我觉得是时候将俱利酱的青春期教育提上日程了。”

 

“哈?”鹤丸显得有些惊讶,“我觉得小伽罗这方面不成问题吧,上次和村正手合时表现的意外镇定呢。”

 

鹤丸话音刚落,长谷部和烛台切不约而同地回忆起村正刚来本丸那几天时训练场上血雨腥风的画面,听说一期一振早早向审神者委婉表达了不希望自家弟弟进行陪练的愿望,失去这占了半壁江山的短刀团体的支援后,藤四郎家之外的刀进行陪练的次数大幅上升,尤其作为同一刀种的打刀更是备受审神者青睐。


长谷部忙于审神者布置的行政任务并没有与村正交手过,但是仅从村正平日的作风和走出手合场时他的对手们遭受打击的模样,也能大致想象到那是怎样一种精神攻击。

 

当接到大俱利伽罗要和村正手合的消息后,鹤丸第一时间通知了烛台切和太鼓钟贞宗,三人放下手里内番的任务急匆匆走到训练场时,却发现长谷部早已站在一旁观战了。

 

即使是木刀对战战况也十分激烈,两人四手起落间刀花伴着残影,忽略某些要素的话,这是一场精彩并且难得的对敌演练。然而开场仅仅十分钟后,烛台切便双手捂住了太鼓钟贞宗的耳朵,鹤丸则伸手挡在了他的眼前,太鼓钟贞宗试图夺回自己的视听权无果后,也双手环在胸前放弃了挣扎,长谷部则认真分析着两人的动作,只在村正兴奋的声音响起时,一边皱眉一边摇头。

 

“还不脱吗,让我见识你真正的实力吧。”

 

“真是让我兴致高涨呢,啊,那里也。”

 

“果然,脱了之后你看起来也很兴奋。”

 

……

 

手合结束后,三个大人看着大俱利伽罗一脸冷漠地走下手合场,纷纷露出了从检非手下死里逃生的悲壮表情,他们转而又感到十分疑惑,大俱利伽罗似乎在经受全方位暴击的精神攻击后毫无波动,淡定得就像刚从函馆地图出阵归来一样,只差没有飘花了。

 

如果忽略那比平日破损更严重的衣服的话。

 

在太鼓钟贞宗熬夜为大俱利伽罗补好第15件衣服后,烛台切托长谷部向审神者表达了希望让大俱利伽罗加入第一部队增强实战能力的请求,审神者顺便也停止了村正的手合训练,将他一起安排进第一部队里继续升级。

 

烛台切松了一口气,心想至少有敌刀可以分摊村正的注意力,不至于让他再把重点放到自家队友的衣服上来,但是他没想到这正是噩梦的开始。

 

烛台切用手扶住额头,有些挫败地叹了口气,“对俱利酱来说,只是单纯的脱衣倒没有什么吧……”

 

长谷部在一旁适时地补充道,“三天前,龟甲贞宗加入了第一部队,顺便一提,笑面青江也在。”

 

“然后呢?”鹤丸扯了扯嘴角,脑海里已经想象出了八十种糟糕的画面。

 

“昨天晚饭后,俱利酱十分严肃的询问我,在身上捆绑红色的绳子是不是可以增强战斗力。”

 

 “我觉得更严重的情况是,他现在已经认真思考起放置PLAY是什么意思了。”长谷部揉了揉眉头,“他认为这种东西可以提升战斗时的耐力。”

 

“那是什么?”鹤丸扯了扯长谷部的衣袖,同烛台切一起露出了十分感兴趣的目光。

 

“为什么看我,我像是会知道的人吗?”长谷部神情严肃地整了整衣袖,又补充道,“我只在送文件时听龟甲贞宗提过一次。”

 

“不然向贞酱打听一下?短刀应该很了解吧……而且他是龟甲君的弟弟。”烛台切试探着提出解决方案。

 

“光忠,小贞知道你把他和龟甲贞宗相提并论的话会哭的哦。”

 

“那么,长谷部君那边呢……不动、药研、博多——”

 

“我拒绝。”烛台切还没数完和长谷部相熟的短刀名字,就被打断了,“黑田家一向教育良好,那个男人也不会干出这么无聊的事情。”

 

三个人虽然并不完全了解“放置play”的含义,但是从龟甲贞宗的嘴里说出来,大概也都能猜到是在怎样的环境下使用的词语。

 

“最后一个办法。”鹤丸站起身开始整理衣服,他双手搭在长谷部和烛台切的肩上,任重道远的嘱托道:“实践出真知,那么就交给二位了。”

 

长谷部和烛台切面面相觑,对视许久后十分有默契的各自撇开了头,思考起对方脸上浮现的奇怪红晕到底有什么意味。

 

鹤丸临走前,十分好奇的回头问道,“第一部队剩下两个人是谁啊?”

 

“是髭切和石切丸。”

 

“哦……”鹤丸恍然大悟,心想能从这样梦幻般的队伍配置里健康存活下来的,全本丸大概只有他们两个了吧。

 

TBC


全本丸大概只有记性超差的阿尼甲和落在队伍后面错过三人谈话的爸爸能躲过这梦幻组合的精神攻击吧……

评论(7)
热度(77)

© 狸狸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