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狸san

刀剑坑底,odate三人组心头好,烛压切三日鹤

【刃枢刃】缘起缘落(五)

这次更新有些短小,发完我就要神隐20天了,等我月底考完研回来再接着更!

(五)

回到家后,风刃把自己关进了房间,只亮着浅浅一汪墙角的灯光。他摇着杯中剔透的红酒,陷在沙发一角,酒香漾着碎光,情绪也像喝醉了似的,夜路里跌跌撞撞,不知到底走向了何方。

沉寂了偌久的心,终究还是因着这次会面又泛起波澜。

酒店里那场谈话的后半段,两人默契的没有再提及过去的纠葛,许多误会过了时效已没有澄清的必要,又或者是,望而却步。

"天逸对茯苓是真心的。"

"他们这个年纪的人,谈真心还过早吧。"

"看来我们这个年纪的时候,说过的、做过的,也只是玩玩而已罢。"

机枢好不容易板起作为一个父亲的脸面,又在听到风刃这句毫无温度的回驳时蔫了下去,他揉了揉额头,"我们和他们不一样,"之后又有些心虚的补了一句,"时代变了。"

风刃没再接话,自嘲似的摇摇头,许久后又开口,"天逸我从小看他长大,小时候他心脏有疾不能同正常孩子一样玩耍,7年前做了手术刚有好转,又逢兄嫂意外离世,公司内外蠢蠢欲动,若果真如遗嘱所写将股份都记在天逸名下,只怕有心人总会寻到空子架空风氏的家产,索性我就作了回奸商,篡改了遗嘱,让天逸一边上学一边从基层实习。"

"实习?那时候他才13岁吧?"机枢有些惊讶,"还正是玩心正盛的小孩子呢。"

"对于风家的人来说这再正常不过,我说过,对某些人来说责任重于一切。我与兄长也是如此历练而来,只不过天逸承受的,还要比我们多得多。"

机枢略一沉思,便明白过来,"公司唯你马首是瞻,又传你与他各种不合,那底下的人自然不会对他有什么好态度。"机枢的眼神暗了几分,"只怕你也落不下什么好名声。"

"名声于我又有何用?恶劣的环境里,愤恨有时比鼓励更能激发人的进取之心,我选了这条最难的路来磨砺他,只盼来日他能独掌大局,我也能功成身退。"

"你没看错他。"

"但我对不起他。"风刃神色有些黯然,"明明我最恨这些把人束缚至死的责任,却又用最不近人情的方式把它推给了我的侄儿。"

机枢有些难过,说不清是对那个少年还是对眼前的人,一如那些年发自真心的惋惜,他陷入了沉默。

"所以茯苓之于天逸的意义,我想你该明白,也许他是不懂怎样合适的表达情感,可一个离开温暖和温柔太久的人,一旦接触了阳光,哪怕冒着被点燃的风险,也是不会轻易放开的,你不该再把他推回去。"

机枢望着风刃的眼睛,里面有着沉甸甸的祝福,饱满而平静,源自一个长辈,机枢却有一瞬恍惚,仿佛看见了年轻时的风刃,在那个夜晚,向他冷漠的叫嚣——

"为什么把我推回去,我以为你是最了解我的人。"

"但是我错了。"

……

机枢勉力从那段泥泞的记忆中脱身出来,他低声说道,"或许那时我不该把你推回来。"

"过去的事已经没有意义了。"风刃苦笑着转了转指间的戒指,"如果那时我一走了之,风家会怎样,天逸会怎样,谁又能知晓呢?"

"那她……我以为你已经找到你的太阳了。"

"十年前她就去世了,如果她还在,至少天逸这些年也不会那么辛苦。"

"对不起。为什么不再……"

风刃闭上眼睛,像是走过漫长路途的旅人,有着说不出的疲累。

"失去爱人的滋味,两次就够了。"

评论(5)
热度(6)

© 狸狸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