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狸san

刀剑坑底,odate三人组心头好,烛压切三日鹤

【刃枢刃】缘起缘落(三)

(一)(二)见前;

来发回忆杀,灵感来自剧里王爷看起来和天机门颇有渊源的样子,而且对九州自由行也很有兴趣呢【。】

————————————————————————————

"你赢了。"

机枢坦诚的双手一摊,向后倒在转椅上,动势带着椅子旋转一圈,稳稳停在了风刃的双手之下。

"那祝我们合作愉快。"

风刃双手撑在转椅扶手上,阴影罩下来,机枢仍是亮着眼睛歪头看向风刃,似是对这充满压迫性的距离毫不在意。

机枢笑了,紧接着风刃也弯了眼睛。

一次充满纪念性的会晤,这位工业设计系的天才和来自金融管理系的榜首达成了他们的第一个协议。

欣赏是相互的。能从一次看似不着边际的即兴演讲中发觉自己的无限潜力进而投资支持,机枢觉得风刃这个人有趣极了。

毕竟即使自己家境优越,也绝说服不了家人拿出大量钱财砸到这些如无底洞般异想天开的发明创造中。

风刃自然也不会拿家产冒险,他的投资都是入学以来自己在股市的收益,在驾驭繁重学业的同时,还能在风云变幻的股市中收益颇丰,他在同学中的名声并不亚于"怪才"之称的机枢。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一谈。"

机枢几个月后终于还是把风刃约了出来。他们并不经常见面,见面也大多是在机枢那乱如鸟窝的私人实验室中,有时他说着说着便沉浸在自己的机械世界中,等几个小时后突然惊醒还有客在旁时,往往看到风刃仍是那样一丝不苟的严谨坐姿,十指交叉,兴趣盎然的看着自己。

"约我出来何事?"风刃不疾不徐的发问,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机枢额前乱蓬蓬的刘海,"或者我们应该先去一趟理发店。"

机枢有些赧然的抿抿嘴,插着口袋跟在风刃身后迈着步子,"你也该发现了,我的那些发明并没有商业变现的价值。"机枢仰头看着呵出的水汽徐徐消散,声音越发低沉,"机械羽翼,机器小人,还有那些零碎的机关小玩意……"

"两个错误。"风刃没有回头。冬夜寒风萧瑟,惨白的月光勾勒着行道树稀疏的枝桠,风刃的背影朦胧,轮廓融在了黑夜中。机枢第一次认真打量起这个男人,幽深似凛冬寒夜,却又饱含春意和黎明来临前颠覆一切的力量,果然是柄收在鞘中的利刃。

"第一,你作品的价值并不只在于商业变现的能力;"风刃停了步子,转身与机枢面对面,用一种无比严肃而郑重的语气说:"第二,我不只是个商人。"

"这,这还真是吓到我了。"

"前一句还是后一句?"风刃倒是很有耐心的观察起机枢的反应来。

"两者都有?"机枢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极力搜刮着脑袋中储存的交际用语,"我很感谢你……你……对我才华的认可……"纠结许久后他终于不再挣扎,"好吧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风刃似是早有所料,笑的优雅从容,"没什么,也许是一种移情,因为我不能像你这样全身心的追逐它。"

"你是说……?"

"天机门论坛,id483652。"

"是你!!"机枢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他还记得去年他在这个机械发烧友论坛发了一篇帖子,专门论述了一种新型能源动力驱动的民用飞行器的研发可能性,如果实现,很有可能改写大众交通的历史。当时多数坛友都觉得他的想法过于科幻,留言多是嘲讽或简短的鼓励,只有一位回复者与他细致探讨争辩了十多页,因此他特意记下了那人的id。

风刃的言语终于多了些波动的情绪,"对某些人来说,责任重于一切,天生只能按照既定的路线走,你懂我的意思吗?"

机枢有些惋惜,他本能的对风刃无奈浇熄内心的热情而感到悲伤,有些爱好业余也可兼顾,有些却必须当成信仰般全身心的投入。风刃是难得的同道中人,哪怕他从来没真正意义上的和自己走在同一条道路上。

"你当然不只是个商人。"机枢伸手搭在风刃的肩上重重拍了两下,"你还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朋友。"

"人什么时候才可以飞呢?"风刃目光跨过机枢看向深邃的夜空,喃喃着,"这篇土地这么宽广,而我还有这么多地方没有去过。"机枢听出了一种悲哀的情绪,风刃从来没放弃过追求自由的念头。

自己沉迷在纯粹的机械世界中何尝不是在追求一种精神的绝对自由呢?——所有的规律定理都是可掌控的,一切预测最后终将证实或证伪,作为主宰,创造者,这种快乐不可为他人道,近乎偏执,但他知道,风刃是可以理解自己的。

"总有一天,我们都会飞起来。"

那时他们都这样相信着。

评论(5)
热度(8)

© 狸狸san | Powered by LOFTER